设成首页定位评估留学工具箱 微博网站导航English

专家团队海外院校热门专业奖学金成功案例留学费用

英国留学_英国留学中介_英国留学指南_英国留学条件_英国大学排名_英国奖学金_英国留学签证_英国留学费用_英国留学申请_留学英国_英国留学优势

嘉华留学专家热线010-67084068
搜索
留学快讯成功案例讲座面试咨询顾问硕士申请本科申请高中申请预科申请院校排名留学费用签证指南专业推荐推荐项目留学规划行前准备海外生活权威排名留学回国语言培训大学介绍中学介绍预科介绍了解英国申请流程

企二代留学:英美受宠,最爱商科

 

新近发布的“2013胡润全球富豪榜”显示,与日本只有约10%的富豪把子女送出国门不同的是,80%的中国富豪热衷于把子女送到海外求学,有43%的富豪想把子女送到美国求学,34%的富豪想把子女送到英国求学,而排在第三位海外留学目的地的是加拿大,约18%的富豪有此打算。

先来看一组情况简介:

宗馥莉:娃哈哈集团宗庆后之女 美国佩珀代因大学国际商务

王思聪:万达集团王健林之子 英国伯恩茅斯大学酒店管理(一说是UCL伦敦大学学院哲学系)

梁冶中:三一集团梁稳根之子 英国华威大学计算机管理

刘相宇:东方希望集团刘永行之子 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

杨惠妍:碧桂园创始人之一杨国强之女 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市场营销及物流专业

这是2012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前十位的家庭中,分别位列第一、第三、第六、第七、第九的富豪儿女,他们的大学选择。

如今,这些企二代的标准群像是这样的:海外名校商科毕业,豪车代步、名牌傍身,二三十岁已出任家族企业高级职位,调度数以亿计的现金,手握起码两个私募基金。

爱英美爱商科

“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是中国大多数家庭的不二法则。对于那些富豪之家来说,这句话或许该演绎成:不能苦着孩子去挤高考的独木桥,不能穷着孩子接受“非国际化”的教育。那才是真正的不惜成本。

现任三一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财务总部总监的梁冶中,是三一重工董事长梁稳根的独子,1984年出生。18岁那年,他正在做高考的准备,但妈妈说,已安排好去英国留学,半个月后动身。第二天告诉女友此事,一年后两人分了手。在英国华威大学(Warwick University),梁冶中读的计算机管理专业。据说,他和东软集团董事长刘积仁的儿子成了同学。

2006年夏天,梁冶中从英国毕业,进入三一集团工作,在车间短时间实习后,升任车间调度员,20075月担任财务本部副总经理,20083月又任公司团委书记。

他的校友还有一个叫潘瑞的。很多人对这个名字并不熟悉,但他老爸,中国房地产大亨潘石屹,却鼎鼎大名。潘瑞中学毕业之后考上华威大学,攻读工程与商业管理本科(BSc Engineering Business Management)

宗申集团左宗申之女左颖,则是高一还没读完就被送到法国学了一年法语,后来又到美国迈阿密大学,学习国际财经和市场营销专业,为接管家族事业做准备。

她这样给自己在美国定位:“在迈阿密,我只是个普通学生。出国让我更成熟、独立,更重要的是开阔了视野”、“我们学校很多学生来历不凡,有阿根廷首富的女儿、委内瑞拉总统的侄子……”。

根据报告,中国千万富豪现在平均年龄39岁,他们的孩子大约在上小学;亿万富豪平均年龄43岁,他们的孩子大约在上初中;十亿富豪平均年龄51岁,他们的孩子基本上大学刚毕业。

在企二代留学的专业选择上,选择商科的最多,有近六成,比如金融、国际贸易和工商管理;其次为理科、文科和工科。

在为孩子选择国际教育地时,富豪们表示更青睐英文语言环境的国家,美国和英国是绝对的首选,选择澳大利亚的在最近几年有所下降。

2012福布斯富豪榜上第10位的世茂集团董事局主席许荣茂,其女许薇薇(世茂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总裁、副董事长),就是毕业于澳大利亚悉尼麦格里大学商业系会计专业。他的儿子,世茂集团董事局副主席兼执行董事许世坛,攻读的是澳洲国立南澳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以及英国格林威治大学的房地产理学硕士学位。

当洋气对抗土气

有人如此总结企二代成长的典型道路:襁褓中,父母准备好成长教育基金和职业规划;四五岁,贵族学校、钢琴家教,抱在手里参加重要场合,学跟大人物握手,当老师问将来长大做什么,要脱口而出“企业家”;七八岁,坐在专设小椅子上列席老爸的董事会;十来岁,出国留学,早恋扼杀,专业指定,孤独成长,每月收到爸妈寄来的账单和家书,一度放纵和反叛。

二十多岁,少主镀金归来,在父辈企业体验多个岗位,两代人之间产生摩擦,也重新认识对方;有的被委以重任当总裁或执行董事,或“影子持股”;有的独立创业、搞投资、玩艺术;婚姻问题突出,“选妃”、“招婿”,并开始进入下一轮循环……

生于70年代的一批男二代,如万向的鲁伟鼎、方太的茅忠群已经完成民营企业的接班,女二代,杨惠妍、宗馥莉、刘畅集团董事长刘永好之女刘畅,14岁时就前往美国西雅图一个小镇的女子学校读书,后来觉得“太闷”而回国。后又在刘永好的安排下,于22岁时攻读北京大学国际MBA。她就因为不满父亲的工作状态问题,觉得“中国企业很土”,鼓动父亲去参加时尚杂志的专访和“大片拍摄”。

这些还是小代沟。现实的残酷在于,那些根本不愿意接手家族生意的企二代们。送子女越洋学习,满心欢喜他们学成归来,会帮忙打理生意,把毕生心血发扬光大。无奈不少父母发现,受到西方自由思想“洗礼”的子女,不会乖乖实现这个愿望。海归派们认为,创业难,守业更难。加入家族企业要作出的牺牲太多,有相当一部分表示不想受父母控制,或希望自立门户在完全不同的领域大展拳脚。

不久前,上海交通大学向182个内地家族企业进行调查,发现多达82%生意人对说服子女继承基业有困难。

Coutts财富学院连同LedburyResearch撰写的香港及内地家族企业报告指出,虽然80%家族掌舵人期望企业能传给自己的后代,以掌握大权。但却只有16%父辈有信心子女在受完教育学成后,会参与经营家中生意。


为了节省您的查找时间,请将您要找的信息填写在表格里,留下您的联系方式并提交,我们的顾问会主动与您联系。

专家答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