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成首页定位评估留学工具箱 微博网站导航English

专家团队海外院校热门专业奖学金成功案例留学费用

嘉华留学专家热线010-67084068
关注微博
搜索
首页留学快讯推荐项目讲座面试研究生申请本科申请中学申请大学排名签证指南语言考试咨询顾问院校库精美图片行前准备海外生活境外服务留学回国留学方案申请指南成功案例奖学金项目热门专业了解加拿大留学指导捷报频飞offer申请流程

都是螃蟹惹的祸

 

在超市海鲜部,我盯着养在大水缸里的温哥华螃蟹发呆了半天,看到它们,我想起了上海的大闸蟹。又到蟹肥膏黄时,我已经有三年与大闸蟹绝缘了。

我想到了朋友苏明,他屡次跟我吹过捉螃蟹的趣味及吃螃蟹的快感。他两年前来温哥华时极度苦闷,后据说在捉螃蟹中找到了生活的真谛,从此奋发图强。

苏明揣着他的捉螃蟹license兴冲冲地来了,他要给我上一堂扎扎实实的捉螃蟹知识课。苏明是那种说话让你笑疼肚子脸上却一本正经的人。“凡凡要跟我去捉螃蟹必须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否则后果自负。”

我哪敢怠慢,认认真真地做了笔记。苏明有点得意忘形了,罗里罗嗦地讲了一个小时。真是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一跳,让我细细说给你听:

钓鱼捉蟹有海水淡水之分,苏明的捉螃蟹许可证是个年证,属海钓范畴,他花了22.47 加币,在任何渔具店都有售,并有免费取阅的规章制度小册子。倘若非加拿大居民,一个年证差不多要贵五倍。出具许可证的机构是加拿大渔业海洋部(Fisheries and Oceans Canada),他的证只能捉蟹,不能钓鱼。我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英文及法文就没了耐心,大致规定捕捉的期间必须是每年的四月一日至立年的三月三十一日。其他一些特定的水域还有特定的时间期限。我是个急性子,单刀直入我最关心的话题:可捉几只?大小如何?

“一张证一天只允许捉四只公蟹,每只必须等于或大于16.50cm”

“我去捉蟹还得带着尺子?测量的时候看花了眼怎么办?”

“凡凡就爱胡搅蛮缠!这套规章制度专门对付你这种人!捉蟹的地方有标尺,一毫米都不能少!”

“少了一毫米怎么办?”我打破沙锅问到底。

“抓你!”苏明的手在空间挥舞了一下,做了个抓人的动作。“嘿嘿!轻则罚款,重则坐牢。”

我知道他又在吓唬我,但心里暗暗思忖:在这个以保护动物出名的国家里,人们为钓鱼捉蟹吃官司也不是没有可能的。“还有一些common sense,不属于规章制度,却是捉蟹者们共同默认的准则。所谓捉蟹游戏规则。”

“凡凡太emotional,尤其要注意捉到蟹的时候不能大呼小叫。尽量保持镇定沉默,若无其事,对别人的蟹笼不要东张西望。这样别人也不会盯着你看,让你体会被监视的感觉。”

“我晚上去捉蟹,便衣也该下班了吧?”我知道苏明的话里含话。

“曾听说有人捉蟹违章被举报罚款上万的。”

“我们又不干偷鸡摸狗的事,怕什么?”我抗议道。

这一刻的大家的神情严肃起来,我感觉自己是要加入一个行动组织,好像敌后武工队什么的。

最后商定,晚九点出发,捉蟹地点在北温狮门大桥边的某个公园,由苏明开车引路。

女儿嚷嚷着也要去,那可不行,苏明还怕我叽叽喳喳,七岁小丫头的嘴我可封不上,我让她欢天喜地的去了朋友家sleep over。

苏明打电话来,吩咐我去买鸡,说给我上螃蟹课的时候忘了讲述关于捉蟹的诱饵一章了,于是电话里又叮咛了一番。螃蟹的嗅觉和视觉系统异常发达,在海里,白色的鸡会有反光,螃蟹凭着鸡的香味和颜色的刺激会迅速寻来。当然,用三文鱼也可以,只是比鸡贵。我提出要不要给鸡肉涂抹点麻油,令鸡肉的味道在海里清香四溢,吸引所有的蟹。

“凡凡啊,你真逗!大统华超市的鸡我还嫌贵呢,那是给人吃的上等鸡!你还上麻油,一小瓶至少两块多,比鸡还贵。Kingsway路上有一家大江超市,有专门的杂鸡售,五六毛钱一磅,正合适!”

连我自己也嘲笑起自己文人的迂腐了,通通听苏明的吧,没错!

八点半,苏明赶到了我家,仔细检查了临行的一切装备:大蟹笼一个,小蟹笼一个,手电筒,水桶,绳子,报纸若干等。

我知道温哥华冬日的深夜寒风刺骨,尤其在海边。再浪漫的情怀在严冬的凛冽下也会退缩。我翻箱倒柜找出了羽绒衣,滑雪裤。带上了手套,帽子,围巾,整装待发。

“太夸张了,凡凡!你这架式是要我带你去seymour山上滑雪了!”

我不管那么多,反正我不想被海风冻成冰棍。带东西宁多勿少,女人出门前的通病。

今天温哥华的夜色出奇的爽朗,连日的阴雨弥漫成就的一阵薄薄的水雾飘荡在城市的上空,你能呼吸到湿湿的树叶的味道。苏明说阴雨连绵的日子才是捉蟹的好时光,只是苦了捉蟹人。我喜欢这样的夜晚,圆圆的月儿挂在天际,远处的雪山借月光勾画出清晰的轮廓,滑雪道上的灯光闪着迷人的光芒。

平日的Kingsway是我认为的全温哥华最丑陋的一条路,稀稀拉拉的几棵树点缀在参差不奇的平庸建筑群里,车流密集,道路曲折。但今晚的月光是那么柔和,静静地洒下来,Kingsway被映得光亮剔透,在我们的车前铺展开来-我的心情出奇的好。

过狮门大桥之后七转八转,来到了西温的捉蟹据点。Seven-Eleven还在营业,我冲进去买了热气腾腾的咖啡。苏明把我们的捉蟹设备卸载下车,我们一行三人,包括苏明的一个朋友,怀揣两张捉蟹证,雄赳赳气昂昂地开赴海港甲板,准备占据有利地形。

这真是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温哥华的魅力静静地散发在这依山傍海的氛围中了。海的对面是Stanley Park,茂密的树林在黑夜中独眺风景,英姿飒爽。我正陶醉其中,苏明指着洗蟹的台子发表了他的高见:

“凡凡,你看看这个洗刷台,够专业!抓了蟹啊,鱼啊的,在这清理,软管高压水龙头,标尺,一一齐备。在上海,这个地方嘛,肯定会开出几个馄饨滩来,供人消夜。蟹捉累了,来碗热气腾腾的馄饨,生活真是一片美好!”

何尝不是!只是若在上海,就凭这个地方,有这么多的椅子散落着,海风吹,海浪涌,月光婆娑,树影摇曳,早被情人抢滩了,哪轮得着捉蟹的!或者栏起围墙守门票了。

说话的当儿,我们开始着手在蟹笼里勾鸡肉。大蟹笼方方正正,一扇门,蟹能钻进去,却出不来。小蟹笼由三片分散的铝合金网板组成,放到海里是平面的,蟹爬上去后,绳子一收,还原成笼子,蟹就成了囊中之物,瓮中之鳖。蟹笼极有讲究,苏明的是从Canadian Tire买来的,不算上品。自己专门打做的蟹笼才好使,可惜苏明没这个手艺。

两个蟹笼已各赴己命,被抛到海里去了,绳子系在岸边。我们需要等待,等待蟹的贪婪,等待它们愚蠢的命赴黄泉。我开始观察周围的人们,钓鱼捉蟹的人真是不少,老少皆有,安安静静,正如苏明说的那样,互相心照不宣。但我还是禁不住的好奇,总抑制不住兴奋之情。尤其是隔壁那几个Teenagers,钓起来一条巨大无比的鱼,我实在忍不住,上前去问:

“What fish?"

"Shark!"

天哪!我是孤陋寡闻,生平就没经历几次钓鱼场面,主要是没耐心,屁股上抹油,坐不住。但我知道这么大的鱼需要溜杆,得沿着海岸顺着鱼跑,把鱼溜得精疲力尽,才能收勾。

“凡凡,你凑别人什么热闹?收蟹笼了,快过来!”

苏明说每隔十五分钟就收一下笼子,否则蟹吃饱了后就跑掉了。大笼子可以放的时间长点儿,蟹横竖跑不出去。小笼子一定得按时收,我们的鸡肉有限,不能上演竹篮打水一场空的悲剧。

我不会抛笼子,但收胜利果实的美差绝不落后。苏明又跟我嘀咕收笼的诀窍,速度要快,干脆利落,把蟹一网打尽。

我的表现不错。当那蟹笼离开海面的一刹那,我看到了匍匐在蟹笼里大大小小的蟹有一堆。我尽量摒住呼吸,不让自己喊出声来,那一刻的成功快感今生难忘。

我装作若无其事,仿佛是个老手,心在扑通扑通跳。苏明动作麻利,一看尺寸,就把三个不符合规格的扔回了海里。余下的还有三个,硕大无比,不用量,我也知道它们的尺寸在超市里都属于大螃蟹类的,价钱比普通的贵。

“不好!有个母的!”

我仔细观察了片刻,苏明的判断确实没错。鱼是公的还是母的我分不清楚,但蟹的公母之别我却清清楚楚。从小在上海吃大闸蟹,我和弟弟每次都为抢吃母蟹反目。

“放回去吗?”我对苏明说话时已有点底气不足。那一瞬间,我见到了上海的家,见到了妈妈端上来的刚从锅里蒸出来的大闸蟹,浑身通红,八只脚上系着麻绳,我闻到了蟹黄的香味。

“凡凡,你看?-如此喜欢,就留下吧,干坏事就干这一回!”

母蟹趴在那儿,一动不动,两眼仿佛闪着盅惑的光芒,似乎在质问我:你敢抓我吗?

我想起自己平日的奉公守法,爱护动物,珍惜地球。偶尔因口腹之欲犯一次小错误,应得到原谅。

“好!就这一次!”

苏明用沾了海水的报纸把那个母蟹包了起来,胡乱地塞入了口袋。他的神色有点紧张,迅速地扫描了四周,确定没人注意我们,说了一个字:闪!

我总觉得有人在跟踪着。甲板是木制的,结结实实。我们三人走在上面,我感觉走在了capilano的铁索悬桥上,晃得很。

“Excuse me, please show me your license."

狼真的来了,来得真是时候,子夜十一点,身后传来一句英语。

余下的事情不用我交代,你也可以想象。我们的卑劣勾当在月光下层层剥离,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我想起了苏明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他在空中挥舞的那只手,那遥远的蟹黄的香气,飘过来,飘过来......

罚款三百加币,合人民币差不多一千五百元,为一个母蟹。这是一个惨痛的教训,是我今生买过的最昂贵的蟹,只拥有了那么几分钟。

每次去超市,走到海鲜部时,我都不敢正眼去瞧水缸里的螃蟹们。它们生活在自由的国度,它们有螃蟹的尊严。

要老老实实做人,无论在地球的哪个角落.

为了节省您的查找时间,请将您要找的信息填写在表格里,留下您的联系方式并提交,我们的顾问会主动与您联系。

专家答疑